封面来源:让味道说话 Flavours Talk / Blogspot | OpenSnap

槟城人第一次在KL「肯定会叫错的食物名」,福建话直接翻译成广东话等于GG!

13307
White
White
Moretify 无聊小编

我是槟城人,毕业后决定趁年轻一个人到吉隆坡去闯一闯。搬到吉隆坡住家的第一天,因为忙了一整天肚子超级饿,所以赶紧到楼下附近的咖啡店找东西吃。

一走进咖啡店就听到到处都在说着广东话,我这个当了 20 多年的福建人,终于有机会秀一秀我看了 20 年 TVB 港剧学回来的广东话!

图片来源:搜狐

我自认为语言能力超强,精通 7 个语言:华文、英文、马来文、福建话、潮州话、客家话,当然还有广东话。所以,我是非常有自信可以在吉隆坡用一口流利的广东话进行沟通的,直到我来到吉隆坡叫的第一个晚餐竟然叫不对!

1. 炒大板(槟城)vs 滑蛋河(吉隆坡)

图片来源:让味道说话 Flavours Talk / Blogspot

还没搬来吉隆坡之前,我就打听到吉隆坡的煮炒不错,所以就打算叫一盘我平时非常喜欢吃的「炒大板」(chàr duǒ bàn)。入乡随俗,我就用自认非常流利的广东话跟老板说:「老细,炒大板一个」(lóu sāi,cháo dǎi bán yàt gōr)。怎知,我一说完这句,老板立刻用不屑的眼神看我:「滑蛋河系咪?」(wǎt dán hór hǎi mǎi?)

我立刻震惊的抬头看 menu,吉隆坡这里竟然把「炒大板」叫做「滑蛋河」?!

2. 冰块茶(槟城)vs 雪茶(吉隆坡)

图片来源:OpenSnap

叫晚餐碰壁后,我赶紧找个座位坐下来压压惊。一位外劳大哥走过来问我要喝什么,我就想说随便叫杯「冰块茶」(sěng kāk téh)来喝先吧,就告诉他说:「一杯冰块茶」(yàt buì bèng fāi chǎ),结果他一直问回我:「乜野茶蛤?」(màt yéh chǎ hár?),搞到最后我隔壁桌的小姐忍不住帮我说:「雪茶一杯」(xuēt chǎ yàt buì)

外劳大哥不耐烦的走了,而我则感到无比的 paiseh!

3. Ais Kacang(槟城)vs ABC(吉隆坡)

图片来源:HungryGoWhere

前一天因为叫晚餐受到伤害有点阴影,今天就决定去吃马来餐,一样的马来话不会错了吧!天气热到,到了档口就先叫碗红豆冰来吃先。点餐的 auntie 问我要吃什么,我连忙说:「Ais Kacang satu」,结果她第一反应竟然是:「Ape?Oh oh oh,ABC satu(大喊)!」

ABC 是什么鬼?红豆冰叫 Ais Kacang 也有错吗?!(后来才了解到 ABC 代表「Ais Batu Campur」,看起来又好像对喔…)

4. 鸡尾(槟城)vs 鸡二度(吉隆坡)

图片来源:EPerD Food Delivery

连在马来档都会连续受到挫折,我心想吃回华人餐算了。突然很想吃鸡饭,就用 Google 找到一间很多人排队的店,心想鸡饭总不会叫错了吧。我每次吃鸡饭都一定叫鸡腿肉,确认了一下鸡腿的广东话叫「鸡髀」(gài béi),这次稳了。

终于轮到我了,跟老板说:「鸡饭一个,鸡腿肉」(gài fǎn yàt gōr,gài béi yǒk),结果老板竟然说卖完了:「净返鸡二度,OK 冇?」(zěng fàn gài yǐ dǒu,OK móu?)。鸡二度是什么鬼?说不明白实在太丢脸,只能硬着头皮接受。鸡饭拿到手后才发现,这不就是鸡尾嘛!

5. 安布拉(槟城)vs 沙梨(吉隆坡)

图片来源:知乎

连吃个午餐都这么闹心,回到家后决定今晚去夜市走走吧,听说吉隆坡夜市超级好走的。到了夜市后,入口处竟然看到我最爱喝的「安布拉水」(ām brà zuì)!毫不犹疑的立刻走向前叫了一杯:「老细,安布拉水一杯」(lóu sāi,ām brà suí yàt buì)。结果老板立刻用偷笑的表情问回我:「咩水蛤?」(mèh suí hár?)

我靠,不是都叫安布拉的咩?怕再讲下去只会更丢脸,我唯有指着那个装着安布拉汁的瓶子,老板立刻反应说:「哦,沙梨吼~」(óh,sā lěi hór~)。什么沙梨?!我听都没听过!

6. 甘蔗水(槟城)vs 蔗水(吉隆坡)

图片来源:Piknow

刚刚那瓶什么沙梨喝得我心慌慌,走没两下很快我又口渴了。看到一旁刚好有卖甘蔗水的,就买一瓶来喝吧:「老板娘,甘蔗水一个」(lóu bán liǒng,gàm jēh suí yàt gōr)。结果,我又感受到老板娘投射过来嘲笑的表情,她拿了一瓶甘蔗水给我后说到:「来,蔗水一个,你边度人喔?」(lěi,jēh suí yàt gōr,léi bìn dǒu yǎn wōr?)

我知道我又中招了,喂 auntie!你牌子明明写着「甘蔗水」的啦!难道「竹蔗水」你们也叫蔗水?!

7. 福建面(槟城)vs 福建面(吉隆坡)

图片来源:OpenRice | OpenRice

买个水也连续两次讲不对,我没心情走下去了,就随便旁边找家咖啡店坐下来吃东西。看着有一档牌子写着福建面,突然想念我家乡的食物了,就跟老板说:「福建面一碗」(fùk gīn mǐn yàt wún)。我这么一叫老板立刻质疑我:「碗?你要装系碗度?」(wún?léi yōu zhòng hái wún dóu?)

我一开始不理解老板为什么这样子问我,直到我的食物送上来时我才知道,这不是我要的面啊!结果我人生中第一次吃装在碗里的福建炒!

8. 经济饭(槟城) vs 杂菜饭(吉隆坡)

图片来源:诗华日报

就这样,我在吉隆坡工作前的 2 天就在这样 paiseh 的情况下过了。终于来到第一天上班,同事们都对我非常友善,还约我一起吃午餐。这个时候我就随口问:「你哋系咪成日食经济饭嘅蛤?」(léi děi hǎi mǎi sěng yǎt sěk gēng zāi fǎn gēh hár?)。同事没有做任何不好的反应,但他下一句我就知道我又讲错了食物的名称了!

同事说:「系啊,附近有间杂菜饭几好味嘎」(hǎi ār,fǔ gǎn yáo gān zǎp chōi fǎn géi hóu měi gār)。嗯,「杂菜饭」,我学到了…

9. 豆水(槟城) vs 豆浆(吉隆坡)

图片来源:太平美食介绍 / Blogspot

没想到,第一天上班也遇到了叫错食物的窘况,下班后,看见楼下有人卖豆水,就买一包来喝喝解解心中的苦闷吧:「老细,豆水一包」(lóu sāi,dǎo suí yàt bāo),老板立刻笑了起来:「豆浆一包系咪?」(dǎo jiòng yàt bào hǎi mǎi)。

这个时候,我开始有点麻木了,你喜欢叫豆浆就豆浆吧,反正我喝到的是豆水就可以了。

10. 豆芽(槟城) vs 芽菜(吉隆坡)

图片来源:Wikipedia

肚子饿了,就先去吃个晚餐吧。这个时候其实我是打算要学好这些吉隆坡广东话的,就继续敢敢讲广东话,讲错也没关系。还没走进咖啡店,就嗅到了我最爱的炒粿条:「老细,炒粿条一个,唔要豆芽」(lóu sāi,cháo gór tiǔ yàt gōr,ňg yōu dǎo ngǎr),老板听后有点不耐烦:「得啦,得啦,唔落芽菜」(dàk la,dàk la,ňg lǒk ngǎr chōi)

听到老板这么回答,我才想起豆芽也是叫芽菜没错,就默默的记在心里,一心要攻克吉隆坡广东话。不过,接下来我听到别的顾客也叫炒粿条时,我完全放弃了这个念头。其他顾客:「老细,炒粿条两碟,大嘅」(lóu sāi,cháo gūi diào lióng dǐp,dǎi gēh)

广东话念炒粿条竟然是炒(cháo,广东话)粿条(gūi diào,福建话)?这么复杂搞混合的我怎么学啊?!

从此,我完全丧失了在吉隆坡说广东话的信心,决定以后所有的交谈都只用华文。

吉隆坡的广东话原来这么难学的啊!